产品展示

陈九霖:铀矿价格将大幅攀升

陈九霖:铀矿价格将大幅攀升

当知名投资人陈九霖走上讲台的时候,北京2014年矿业与投资峰会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航油大王”陈九霖,如今已是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意欲在铀矿领域的投资上获得丰厚回报。
  
  从叱咤东南亚的中资上市企业一把手,到此后的“阶下囚”,陈九霖的故事曾引发外界广泛关注。他曾将执掌的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的净资产由17.6万美元增至1.5亿美元,增852倍。但因油品期权交易巨亏5.5亿美元,又于2006年3月入狱服刑,罪名是“欺骗德意志银行、未及时向新交所披露信息、局内人交易”。
  
  陈九霖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已是2010年,此时,他的名字出现在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网站的领导成员名单中。但陈九霖在葛洲坝的时间并不长,两年后,陈选择主动离开,开始专注于投资领域。
  
  “去年9月3日,投资了一个铀矿为主的澳大利亚上市公司,潜在价值超过400亿美元。”陈九霖如是向参会嘉宾们介绍。
  
  为什么选择投资铀矿?陈九霖说,这时候切入是个很好的时机,“未来会证明我投资澳大利亚以铀矿为主的上市公司(是正确的),一定会得到见证”。
  
  从宏观大势上,现在各地雾霾越来越严重,对于产生的原因仁者见仁,他认同的一个观点是,我国能源消耗结构极其不合理,我们70%的消耗是煤,而作为清洁能源,核电的发电量仅占总量的2%左右。
  
  此外,日本核岛事故出事后,铀的价格和铀矿价格跌得很厉害,原来是135美元每磅,现在跌到30多美元每磅,此外,澳大利亚这家上市公司股票一路狂跌,市值出现严重缩水。
  
  陈九霖认为,从供求关系看,未来发展核能是大势所趋,有着大量的铀矿需求,目前中广核、中核等企业也都在全球抢购铀矿资源。“选择在澳大利亚去收购一家以铀矿为主的上市公司,是值得的。”他说。
  
  目前,有75%的铀矿需要从国外进口,铀矿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加拿大、非洲、中亚等地,而澳大利亚是全世界铀矿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中国核电机组现在有19台,美国是100多台,我们要在2020年达到80台,这中间就需要有原料。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不是说需要燃料的时候就有的。”
  
  中核津巴布韦项目公司负责人王金平说,根据目前到2020年的规划,准备达到580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即到2020年要达到核电装机容量4%,发电量占整个社会发电量的6%,相当于未来五六年将有个三倍的增长空间。
  
  与之相反,现场提供的数据显示,现在电力三分之二是燃煤为主,水电占20%,核电只占不到2%,截至今年5月份,在建核电站为28台,更多的则在规划中。
  
  王金平表示,日本核电出事后关闭了多座核电站,每年相应减少8000吨铀资源的需求量,导致对于铀资源的需求,目前有些过剩,近年来铀的价格也不断降低。
  
  他同时表示,我们从铀的找矿勘探到矿的开发,国内需要8到12年时间,如果是商业勘探也要6到8年时间,“现在是2014年,我们预测2020年铀的价格会有显著上升”。
  
  陈九霖预测,铀矿价格最晚到2016年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攀升,“我们要守住这个商机”。
  
  对于具体如何运作,陈九霖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案:通过股市不断地刺激,“使得这家公司能熬到2017年甚至更远的时间,那时候就会有个很大的价值回报。”

返回上一页